• 去杭州的那几日,已然进入秋末。可郭庄庭院里的树依然未有落叶的迹象,枝叶间甚至还有点盛夏那郁郁葱葱的拥挤感,坐在树下饮茶的当口按下这样一张。

    这是别墅里一处可远眺西湖的岸边露台,虽小却可将西湖之景尽收眼底,近处还有荷花片段。之前还有人在露台边的小屋开着牌局,再观则是人去留下了茶碗。

    这是庭院中间的内阳之湖,被亭台楼阁包围其中。绿草丛生,也静谧无声。走过之时却是被那一丛绿色吸引。湖面上绿树亭台也相映成趣,真是良辰美景。

    正脸看去,这不是当时水云间里梅若鸿的画室所在么。呵呵,原来杭州早就是偶像剧的发源地了呢。

     

  • 蓬蒿

    2009-10-11

    这是一个剧场。

    这是原来的棉花糖。

     

    国庆假期的最后一天,因为之前参与的话剧坊活动正式进入剧场彩排,所以这次有机会去看一看。其实选上不选上做演员另说,能有这样的机会看纯原始的话剧彩排还是很荣幸的。地点却令我讶异,我去的时候直以为自己是不是记错了,但是棉花糖是真的变成了一个剧场。以前日志有提过,棉花糖应该是我在北京曾经最喜欢的一个四合院落式的酒吧。可现在却完完全全的不见了。成了一个微型青年剧场。挺遗憾的。不过可能是搭上话剧的缘故,我似乎也不是很讨厌这样的改变,至少它有了新的面貌。同时里面还是有场地,他们劈出来一块当成剧场休息咖啡区。挺人性化,也很精致。同时,一个微型的话剧场所,也足以令人对他产生一些莫名的好感。

    离生日没几天了,一下子情绪有点低落的想起了这个。

     

     

  • 忘提一件事

    2009-10-04

    昨天我看完《永久居留》后差不多是两点半,然后我想上线更新一下我的豆瓣影音。

    碰到赵海客,因为好久没见就可劲儿嘚逼了一会儿,这就快三点了。

    结果我爸上线,问我怎么还没睡觉。我说你是上来偷菜么,他说,恩,偷完了,你早点去睡觉。

    前天我妈说过句,她太忙没时间种,让我记得种菜。

    囧~ 这是什么父母啊~ 这是什么父母啊~ 这是什么父母啊~

    我决定介绍他俩玩植物大战僵尸~

  • 并不是我找不到人恋爱,也不是我不想找人恋爱,而是我对我自己不满意。是的!我对我自己不满意。

     

     

    年纪的增长,也并没有让我越来越从容和淡然,反倒偏执却变本加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