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不容易更换文风写的故事,被bus的过滤系统严格隐藏了。还必须自己将怒气消除真是件烦心的事。

    除了不停的玩开心餐厅和网易的梦幻人生我不知道那里还有网络自由的乐土

    嗯还可以看看GR ,豆瓣傻逼太多,开心倒是天高皇帝远,大家傻乎乎的自己嘲嘲自己,还蛮ci的。

     

  • 断章

    2010-02-15

    他改不了执拗的本性,宁愿一个人留在北京过年。

    说是年三十有地方去还不是说的好听。巧的是,年三十下午,那群玩桌游的伙伴又聚到家里来,他乘机破天荒的与父母视频直播连线,让家人以为在这样的特定的时间还能人人簇拥着,想必没回家也不会显的可怜。

    母亲在视频那头仔细瞅着这边的伙伴,女生的出现尤其让她瞪大了眼睛,然后笑容下也就没嘚啵太多。这一点,也是刻意安排的视角,她真是上了年纪,殊不知他儿子早已经长大,知道布局与掩饰,知道给他们安排些希冀。

    一头在准备丰盛的一桌年夜饭,一头几个朋友在一张大桌上玩着这样那样的游戏,视频看久了,两边也都疲了。然后就是两个空镜头,各做各的,各忙各的。

    他还是会留意空镜头里的声音。

    好一会儿,那边开饭了,饭桌上骂骂咧咧的传来

    “他要留在北京,你让他自己想办法在北京买房子。不用帮他!还给他在这边买什么房子,有什么好买的。”大姨夫边喝酒边在对着桌面上的母亲吼道。

    “他说他在北京买不起房子的,要我在这边帮他买房子等升值,然后可以再去北京买房子。”母亲回应到。

    父亲不在,母亲又成为众矢之的。不过就算父亲在,母亲还是会成为众矢之的。这是没办法的事,谁让她养了家中唯一个儿子。

    他听到那些话,心里泛起一阵恶心的情绪。他生气是因为,他只是跟母亲提了一句,可以在家乡这边买房子等升值,做投资之类的话,结果母亲就跑去订了房子。还回头要跟身边的亲戚和朋友说叨这个事。结果好,所有亲戚和朋友本来就觉得他不回家已经很不像话了,还给他妈出这馊主意。矛头全都指向了他。

    他一赌气在QQ上打着“出去吃饭去了啊!你们不用讨论太多了,我的事自己能搞定 ,就这样。”然后关掉了视频,那头也并没有注意到这个举动。一起玩游戏的伙伴们在傍晚来临前也都赶回家中吃年夜饭去了,他只能静静地去煮那些速冻的饺子,对着硕大的电视机,边吃边叹气。

    不过没多久,他突然开心了起来。

    他庆幸没回家,要不然这晚上那顿饭还吃的好么,最后他还说不定要拍桌子,绝对不可能像现在这般闲适与舒坦,还能想吃啥吃啥,不可能的事。况且家那边正落着大雪,这要是回去,非又要了他的命。他住惯了只穿背心裤衩的暖气屋,那还吃得起那个苦。所以有得有失,并不用太觉得有什么过不去。

    其实还是他狠心,他觉得这样做可以显现自己的决心,但其实父母都知道这是他在耍小孩子脾气。他们也知道这孩子大了,是管不了了。自己主意大着呢!更别说家中亲眷了,唯有大姨夫还会每次在他回家时,都要说腾他两句。但他也越来越听不进大姨夫的话,觉得跟不上时代,觉得太不考虑他,更甚地是他觉得大姨夫根本不了解他,不了解他的现状,或者说根本不了解他这个人。而那个他们了解的他已经离开家8年了,他当然不会再听那些大人的话,人都是这样长大的。他爸爸,他妈妈,他大姨夫也一样。总想活出一个自己来,可是他也知道他的自己根本不值几个分量,到临了还不是一伸腿的事。所以亲人的希望他也理解,是好是坏在身边帮衬着的才算好。可这哪是他舍得的,所以看似幸福的家庭也不见得就像别人看到的那样,他执念太重,他父亲说这是遗传自他妈。

    说白了,还不是他心高气傲。老觉得自己一定能创出一个天地来,但就他那好逸恶劳的个性,还真不知以后会是高是低的生活着。弄不好还是一张机票跑回了家,也就不会再折腾下去。但认识他的都知道,他个性虽软,可脾气耿起来也是十头牛拉不回来的主,他太惯着自己,老觉得自己说的没错,没人能摆布他,要怎样就怎样,无法无天惯了。闹不好以后也就是个自负而失败的人。但他还一直坚持着,就因为这点,他的朋友有时也都会觉得他还算挺牛的,能一直没心没肺的斗到现在。也总会在背后给他加油鼓劲,仿佛他也是他们希望的投影。他能闯下去就是他们最愿意看到的了。

    说话间,他的新年之夜也都过去了。2010就跟进门来了。

  • 忍过冬

    2010-01-04

    这是我在研究给日青做手工本的道路上第一个还算成功的作品。暂且就就叫忍冬本吧。

    这也是新一期要写的主题:忍冬。虽然我一点思路也没有,但是好歹在休息的时间里赶制出了日青第一个布艺本子。不枉费之前不畏寒冷跟林默默去木樨园淘布,又去金五星买本子。为了做这个本子真的是花费我好一番真气,而且在此之前还有一个废品本,那本本子做的很失败,完全没有这个这么气质。哈哈。不过那颗小雨花石是我的礼物,真不舍得啊。我发现做完之后完全不想拿去卖。这算什么心态~

    大雪封路,不用上班。我也不知道要对自己说点什么做点什么。唯有烧着热水,煮着面条,穿着睡衣在家里搞搞这种伪娘才会弄的东西。一来是兑现承诺,二来是检验自己。是的,没有什么是我做不到的。

    不是我不发威,只是我懒得动。

    希望新的一年能在这样朝气蓬勃的精神下,一直走下去。

    忍冬手工本相册全见版

  • 有时候

    2010-01-04

    有时候我也会对自己遗憾,为什么十九岁时还笨拙的像一只大象,不知道脱光了就可以简单的爬上床,不知道他们眼睛里面别的企图,不知道男生怎么可以害羞。或者为什么下起雪来的时候总忘不了一个人的天荒地老,两个人的下雪天,三个人的晚餐这样狗屎无聊的话。为什么直到现在还只选择做身边情侣的守护天使,却实则根本不关心他们之间究竟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我对感情的态度是如此的消极,不相信任何人经不起考验的眼神。

    有时候我也会对自己感到后悔,后悔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或者完全没有理由的事情。

    我也不想这样。可是好像又不得不把这一切当成一团臭狗屎。因为人就是一个感情型无聊至极的动物,彼此却又找不到出口。

  • 好消息:在我长期坚持并认真的对待下,后脑勺终于长出了头发。

    坏消息:我并没有因为长出头发而高兴和快乐,却沮丧和失落了起来。

     

    大师说多念念这句话:诸行无常,一切皆苦,诸法无我,寂灭为乐。会增加福报,认真并相信的同学可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