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病了

    2008-06-19

    生病了

    lyrics chervun

    我生病了

    没有征兆的生病了

    被你爱着的我生病了

    像孤独的水莲直需摘折

    像悲伤的夜莺原地无歌

    像害怕的鸵鸟沙中藏躲

    像哭泣的天边那片云朵

    被你爱着的我

    还是生病了

    需要你的我

    没有征兆的生病了

    快告诉我逃跑中的失落

    快迎向你目光里的孱弱

    快打落那闪耀的阿波罗

    快一点投降生命的坎坷

    只因为被你爱着的我

    真的生病了

     

  • 晚饭

    2008-06-14

    一到夏天,我就不喜欢吃晚饭。晚上到是会抱着半个西瓜啃的满手都是西瓜味。以前在家的时候,一到夏天妈妈就会用醋拌好吃的绿豆粉当菜来过晚饭。来北京的这些日子,晚饭已经改变了很多。

    我会烧一手好菜,可是我不爱自己烧给自己吃,所以总是在回家的路上买来吃。加班的时候回家总是吃24小时的马兰拉面里炒面,面条很粗,口感很差,味道也只是西红柿酱的味道,偶尔还会被放了很多盐。若不是加班,早一点的话会买赛百味的特价。就算是选择燕麦的面包,口感也很硬,放很多的芥末酱调和。或者就只是在车站买煎饼要两个蛋。还有一个可能我会去买庆丰包子,猪肉香菇陷。偶尔如果觉得想对自己好一点才会去选择真功夫或者吉野家。市政建设,一些可以吃到盖饭的小店越来越少。冒出来的都是些高丽的石锅拌饭。只有周末才会约好友去吃些好的饭馆点几个菜要一碗汤,米饭。而且其实,比如俄罗斯奶酪配肉,比如日本料理,比如麻辣香锅或者火锅之类,再比如淡的要命的新加坡菜和咸咸的粤菜。也都是把味觉调到一个高度,然后去中和平时的无味。早就几乎没有了在家吃小菜过米饭的味道。

    所以当我一回家,就着咸菜鲜笋可以喝掉两大碗粥的时候,妈妈就不停的说“小鬼头一个人在北京,可怜死了,可怜死了。”

    想起那个时候的晚饭,每天都会把它当成是一件特别值得期待的事,和现在心境相差很多。晚饭的菜每天都不一样。爸爸爱钓鱼,妈妈也最爱做鱼。清蒸鳊鱼粘糖和醋以及姜末配成的汁,鳊鱼上要撒些嫩绿的葱段。豆腐鲫鱼汤,白白的豆腐和满身是刺的小鲫鱼,吃起来也总要废掉我一个多小时。或者是大条的鲢鱼被妈妈爆成一片片的熏鱼的摸样端上桌。还有爸爸自己最爱做的咸鱼,那一盘咸鱼淋上油可以就一个多星期的早饭。除了鱼还有别的,妈妈懒惰的话,可能就两个菜,那就是把猪肉剁成碎肉饼子,蒸出来,然后配个绿油油小青菜,米饭三碗。别的菜做的不多,能想起来的,就是些蒸水蛋,冬笋炒鱿鱼,芹菜豆腐干等等。有时候妈妈会买个白斩鸡粘糟油或者是一个糖醋排骨,鸡爪之类。还有喝得最多的紫菜汤。米饭都是爸爸做的,可惜的是爸爸对做米饭的掌握一直没什么感觉,不是今天太干就是太湿像泡饭。好像以前的夜晚他们俩为那些小事吵啊吵的,最多的原因就是晚饭。一直记得妈妈最爱吃菜场买的冷食牛肚。爸爸则没什么特别爱的菜好像,就是爱鱼。我则最爱和糖醋相关的任何菜。

    其实除了那些,季节性的会吃些河蟹,还有芘齐肉片,油闷笋等。像这些个菜在北京,每每只能在去贵到吐血的美林阁和圆园上海菜里吃到。说来很不甘心,不过也真是没办法。

    可以看出来,那个时候妈妈每天最累的时间不是下班,而是做完晚饭的时候。所以尽管那些小菜没什么特别的伎俩,但好像都是些充满耐心的小菜,会让我吃掉很多很多的米饭。

    其实两地的饮食我都吃得惯,但是时间和地域还是产生了差别。日子一久也就慢慢变成在味觉上的不敏感,所以一回家就什么都好吃,就算是一些妈妈做过咸过淡的菜都会挑衅我单调的味觉。这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它会提醒你,你的生活不一样了。日子里阶段性在这一刻也就明晰了起来。

  • 又下雨又天晴

    2008-05-11

    下雨了,北京又下雨了。

    又下雨了

     

  • 某女的结婚请帖大肆的在我的办公桌上对我微笑。

    我想了好久好久,又忧郁了,怎么办呢。

    命数,万劫不复的世界!

  • 茶犬宝宝

    2008-03-12

    这是公司主推机芯玩具的五款茶犬外观。可爱否?

    不知不觉已经来到公司五个月了,小半年。随着茶犬的面市,之前的那些拼搏希望能有所收获。尽管面对工作的时我也有脆弱的一面,但每次看见这几只茶犬我就又想我会努力克服不足的。

    从来都没想过会进入玩具这一行,挺有意思,每天都可以像小孩一样,因为只有像小孩才能设计出小孩喜欢玩的玩具,再想想看这几只茶犬还能说话讲故事,其实怎么都会很开心。尽管在一次次验证茶犬语音对话功能时,要多痛苦有多痛苦。

    ps希望茶犬销量长红,新的机芯版本将会换成喜羊羊的外观,尽请期待。